早知道先生

某天一位女同事 Joyce 來找我,希望我可以幫她哥哥 阿國 催眠,

我們大約聊了一會兒,約略知道阿國因為燥鬱症及身體因素,

已經好一陣子閒賦在家沒有工作,

而且因為是家裡唯一獨子,所以父親對他非常包容,

凡事都順著他,想當然爾,花了家中非常多的積蓄,

阿國之前是在做導遊的工作,因工作關係常跑大陸,

也是這因緣在那兒認識了一位還不錯的女孩子,

認識不到一個月,就急著跟父親商量跟那位有孩結婚的事情,

父親雖然覺得不妥,但還是順著他,

抵押了家中一戶三百多萬的房產給兒子當娶老婆的本錢,

好不容易費了很多工夫、手續、時間、心血……

終於事他心中的美嬌娘娶回台灣的家中,

但好景不常,才剛結婚不到三個月,

老婆就說她住不慣台灣,

要回大陸的家,他也成全老婆,

給她一筆贍養費,讓她回去大陸生活,

之後他的心情陷入低落狀態,

雖然健康檢查沒有但何異常,

但時常會有莫名的煩燥,

這說不上來的困擾讓他完全沒有心思再上班,

於是很快的,房貸付不出來,

過著每天被催債,卻仍躲在家裡不上班,

聽 Joyce 的故事說到這裡,

其實心裡就有底,這位阿國,

並不是一位肯為自己生命負責任的人,

再加上找我的不是他本人,而是她妹妹,

也就是我同事 Joyce,

如果直接去幫他進行催眠,肯定效果不大,

我請 Joyce 先問過哥哥,

畢竟要當事人真的有心要改變,

一切也才有意義,不然只是虛晃一場,

過了幾天 Joyce 再次打給我,

跟我說她哥哥 阿國 有答應要接受催眠,

嗯……聽起來其實仍屬被動狀態,

但 Joyce 千拜託,萬拜託,

她不希望父母一輩子努力的資產就這樣被哥哥敗光,

再加上Joyce來找我的時候才剛學完催眠,

其實只是想增加催眠經驗值,沒想太多,

所以就答應試試看為阿國進行催眠。

----------------------------------

到了他們家跟阿國大約聊了一會兒,

也為他建立了一些催眠及內在視覺的基本概念之後,

就開始進行放鬆引導,
我:『感受一下不舒服的位置在哪裡?』
阿國:『喉嚨、胸口與腰部』
我:『很好,想像一下你慢慢的縮小縮小,變成一個很小很小的細胞,

我們慢慢的從阿國的頭頂進入往下走,我們走到喉嚨的地方,

試著看看或感覺一下,在喉嚨裡面是什麼樣子呢?』

阿國:『粉紅色薄膜,綠色黏液』

我:『嗯,很好,厚重的還是輕薄的呢?』

阿國:『很輕但很黏』

我:『很好,如果你給這粉紅色薄膜,綠色黏液取個名字,你會叫他什麼呢?』

阿國:『嗯……就……黏吧!』

我:『黏嗎?很好,現在問問看住在係喉嚨裡的 黏 他想跟你說什麼呢?』

阿國:『嗯……就……時常言不由衷,時常壓仰自已、奉承別人』

我:『嗯,很好,所以你的喉嚨並不喜歡這樣,所以才有黏的產生,對嗎?』

阿國:『對』

我:『很好,那你問問這個黏,該怎麼做,喉嚨才會喜歡呢?』

阿國:『嗯……就改變說話方式,不要再說那些違背心意的言語』

我:『嗯,問問看這個黏,如果是這樣他願意離開嗎?』

阿國:『嗯……它說要真的看到我做到才願意離開』

我:『你問問這個黏,你們認識多久了呢?』

阿國:『嗯……四十多年前就存在了』

我:『嗯嗯,四十多年前你幾歲呢?』

阿國:『大約小學六年級吧!』

我:『好,待會兒我們數到三,會來到你小學六年級的時候 1、2、3

我們現在來到你小學六年級的時候了,看看週圍的環境,你在哪裡呢?』

阿國:『在學校的操場』

我:『在操場做什麼呢?』

阿國:『打躲避球』

我:『嗯嗯,這時候的心情感覺如何?』

阿國:『好 High 啊!很喜歡玩躲避球』

我:『嗯嗯,接下來呢?』

阿國:『我在奔跑,啊!球打過來了,啊---!!!』
阿國突然大叫了一聲。

我:『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阿國:『跌倒,腳好痛,骨折了』

我:『哇!之後呢?』

阿國:『之後媽媽就不淮我再玩球類運動』

我:『所以之後即使腳好了,你也不再玩球了嗎?』

阿國:『嗯』。語調變的低落。

我:『為什麼?那不是你最喜歡的遊戲嗎?』

阿國:『是啊!但不想讓媽媽擔心』

我:『瞭解,這件事讓你的感受如何呢?』

阿國:『早知道就不要打球』

我:『為什麼?』

阿國:『不打球就不會受傷,而且之後整個人就變得不活躍,都怪那場該死的球賽』

我:『是這樣嗎?那時候是誰決定要打球的呢?』

阿國:『我啊!』

我:『那受傷復原後,因為不想讓媽媽擔心而不再打球,這決定你快樂嗎?』

阿國:『不快樂』

我:『是誰該為這不快樂負責?』

阿國:『媽媽,都是他剝奪我打球的快樂』

我:『她很強硬嗎?如果那時你沒有聽她的話繼續打球,會如何?』

阿國:『好像也還好,反正在學校的時間她管不到我』

我:『我們回到骨折受傷剛復原的時候,來到媽媽面前,

試著跟媽媽溝通你真的很喜歡打球,請她放心你會更注意自己安全,如何呢?』

阿國:『不想』

我:『為什麼呢?』

阿國:『我怕再次跌倒受傷』

我:『所以其實是你自己決定不再打球的,是嗎?』

阿國:『嗯……好像也可以這麼說』

我:『那是誰該為這不快樂負責呢?』

阿國:『……………………』

我:『但是這個不再打球的決定,對你有沒有幫助呢?』

阿國:『也許有吧!比較專心在功課上』

-------------------------------

我:『再來,把意念再往下走,我們現在慢慢來到了胸口,心輪的位置,

感覺一下,你的胸口怎麼了呢?』

阿國:『嗯……就很煩,煩的莫名奇妙』

我:『看一下或感覺一下,這個煩長什麼樣子呢?』

阿國:『嗯……白色的球,但有勾狀剌剌的東西』

我:『好,如果給這東西取個名字呢?』

阿國:『嗯……就小白球好了!』

我:『感覺一下這個小白球是什麼時候第一次來到你的胸口?』

阿國:『高中將畢業,準備選填大學志願的時候』

我:『嗯嗯,很好!那時候發生了什麼事呢?』

阿國:『選校系,我想選工藝設計或建築,後來卻不小心落到觀光』

我:『嗯嗯,之後呢?直接去讀觀光?還是重考?』

阿國:『直接讀觀光』

我:『讀觀光的過程如何呢?』

阿國:『不喜歡,也不快樂』

我:『嗯,讀完觀光,大學畢業之後呢?』

阿國:『就去當導遊啦!』

我:『當導遊如何?』

阿國:『還好,就工作啊!不過,早知到當年就乾脆重考,

也許就可以考上喜歡的系所學校』

我:『在當導遊的過程,真的讓你一點收獲也沒有嗎?』

阿國:『嗯……其實也是有啦!』

我:『嗯,什麼樣的收獲呢?』

阿國:『見聞比較廣,認識的人也比較多』

我:『嗯嗯,所以對你的整個生命而言,也是有幫助的,是嗎?』

阿國:『嗯,是的』

我:『再來到心輪的感覺,為什麼小白球會來到你的心輪?』

阿國:『因為常常負面思考,鑽牛角尖』

我:『嗯嗯,經過剛剛對於觀光與導遊的探索,現在的感覺呢?』

阿國:『嗯嗯,小白球變輕了』

我:『很好,所以小白球的存在只是想提醒你負面思考與鑽牛角尖,是嗎?』

阿國:『大概吧!』

---------------------------------

我:『好,現在把意念再往下走,來到腰部的地方,感覺一下腰怎麼了呢?』

阿國:『常常會酸痛』

我:『用手摸摸看那個酸痛大約是在什麼位置呢?』

阿國把手在腰椎345節的地方。

我:『嗯嗯,很好,記得嗎?你是一個在自己身體旅行的小細胞,

現在我們來到了腰間,看看腰部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阿國:『紅色,深紅色,牆壁歪歪的』

我:『嗯嗯,身為小細胞的你,對這裡的感覺是什麼?』

阿國:『沈痛,不舒服,強硬,剌』

我:『嗯嗯,好~深呼吸~試著再放鬆一些,也可以跟著身體的感覺微調一下姿勢』

阿國微微移動身體

我:『微調後的感覺呢?』

阿國:『有好一點,但還是不舒服』

我:『好,沒關係,你覺得這個腰痛的感覺是要告訴你什麼呢?』

阿國:『個性不要太強硬』

我:『太強硬?對什麼人事物會太強硬呢?』

阿國:『任何,我身邊的人都很強硬,我也習慣強硬,然後時常硬碰硬』

我:『第一次跟腰痛相遇,是什麼時候?』

阿國:『跟爸爸爭執最兇的那一次的之後』

我:『我們回到那時候去看看好嗎?』

阿國:『好』

我:『數到三,你會回到之前正在跟父親爭執的時候1、2、3 !』

我:『你們在哪裡?』

阿國:『舊家的客廳』

我:『在做什麼?』

阿國:『跟父親爭吵』

我:『爭吵什麼?』

阿國:『我喜歡小靈,想把她娶回台灣』

我:『父親不同意所以爭執嗎?』

阿國:『對,他不同意』

我:『你有試著溝通嗎?』

阿國:『有,但他說不聽,我們就吵起來了』

我:『好,待會我數到三,你會變成你的父親,1、2、3 !』

我:『現在你是阿國的父親,請問一下為何你會不同意呢?』

阿國父親:『擔心他被騙,娶個台灣正常的老婆不行嗎?而且擔心他個性還不夠穩定』

我:『所以是基於關心,是嗎?那阿國怎麼說?』

阿國父親:『他呀!唉!說不過他,就押上老本成全他吧!』

我:『好,現在慢慢的回到阿國的身上,阿國,你覺得呢?』

阿國:『有感覺到爸爸的關心與沈痛,不想跟他吵,但我控制不了脾氣』

我:『那爸爸同意後,你想跟爸爸說什麼呢?』

阿國:『爸,對不起,我會好好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姻緣』

我:『後來把小靈娶回家了,你們過得如何?』

阿國:『剛開始很好,後來生活習慣完全不同,爭執也愈來愈多』

我:『爭執些什麼?』

阿國:『什麼都有,啊!腰好痛,每次爭執之後腰都好痛』

我:『我們來到吵最兇的一次,那次怎麼了呢』

阿國:『我氣到用力拍桌,她也不甘示弱跟我吵,啊!腰好痛!』

我:『好,先轉個身,闊開胸,深吸一口氣,感覺天地更開闊,再深深吐氣,把胸的悶氣全部吐出,

再感覺一下,心情有沒有和緩一些?』

阿國:『好像有』

我:『好,現在試著用稍為和緩一些的語氣跟小靈說話』

阿國:『小靈,不好意思,我的情緒太衝動了』

我:『小靈說什麼呢?』

阿國:『她哭了,滿臉委屈,被我氣哭了』

我:『可以去抱抱她,給她安撫一下嗎?』

阿國:『可以』

我:『現在腰的感覺呢?』

阿國:『比較好了,至少沒那麼不舒服了』

我:『好,所以你覺得腰痛告訴你什麼樣的訊息呢?』

阿國:『別總是硬碰硬的吵架,應該多讓著她』

我:『如果是轉個身,深呼吸,先離開第一現場,冷靜後再回來溝通呢?會不會比較好?』

阿國:『也許會吧!但我總是辭不達意,所以懶得解釋太多』

我:『後來呢?你們關係有沒有比較好?』

阿國:『沒有,後來她說住不習慣台灣,要回老家』

我:『你答應了?』

阿國:『嗯,還給了她一筆贍養費讓她回家生活。』

我:『之後呢?你們還有聯絡嗎?』

阿國:『有,不過很少,而且後來我也無心工作,房貸也付不出來』

我:『那怎麼辦?後來你怎麼處理?』

阿國:『不知道,我無法思考,好煩好煩!』

我:『那生活呢?』

阿國:『一團糟,爸爸有給我錢,但房子恐怕是保不住了』

我:『好,總合一下從剛才到現在的部份,從喉嚨、胸悶、腰痛……

這些地方要告訴你的訊息,你有什麼想法呢?』

阿國:『早知道當初就不要抵押房子,早知道當初就多讓著太太多一點,早知道……』

我:『還是在早知道嗎?這些身體部位的不舒服,都是帶著任務要告訴你一些訊息,

現在的狀況,就是過去的自己累績而來,改變現在就能改變未來,

你覺得是否該做些什麼改變呢?』

阿國:『……不知道,大概沒有吧!』

我無言了,看來這位個案真的完全還沒有想要改變的意思,

或許是因為還有家人在接濟吧!還沒有到深刻危機的感覺。
我:『………………好,尊重你的選擇,數到三,我們慢慢回到現在,1、2、3』
-----------------------------------
後來我跟阿國的妹妹 JOYCE 聊了一會兒,也請她妹妹尊重哥哥的選擇,

有時候一個不不願意成長,也是他自己的選擇,

而他父親的資產,畢竟是他自己拼來的,

本來就有權利決定怎麼運用,

把房子拿給哥哥去抵押娶老婆,也是父親在清醒意識下的決定,

所以也應該尊重父親的決定。

Joyes :『可是那個錢,父親說是被哥哥騙走的』

我:『騙走?那也是你父親心疼兒子,自願被騙走的,而且真的是騙嗎?』

Joyes :『也是』

我:『如果你放掉遺產繼承的想法呢?你自己的工作能力很強,沒有那些妳可以以自己過的很好,不是嗎?』

Joyes :『嗯,是這樣沒錯,可是……我不甘心,從小到大父母親都比較偏心哥哥,現在連房子也……』

我:『可是……也是因為這樣,你一直都很努力,工作上的成就也比哥哥好很多不是嗎?』

Joyes :『嗯,是這樣』

我:『有時候在當下看起來是壞事,讓人感覺不開心,可回頭一看,哪件事對你的生命沒有幫助呢?』

Joyes :『我明白了,是該尊重他們自已的生命了』

我:『不過,記得,未來別幫他們當保人,把自己也拖累下去喲!』

Joyes :『好,我知道。』
後來,跟Joyes去晚餐,結束這天的催眠。

Leave A Response

* Denotes Required 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