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學習與複製

今天的個案,是個外形亮眼,常給人感覺精明幹練的女子,

來找我催眠,主要是想改善一些家庭因素造成的問題,

個性好強,做事認真,對自已要求完美,容易焦慮,

不容易深層入眠,也不容易放鬆。
她與老公結婚時,婆婆就把他們家的一間房子,給他門夫妻倆住,

但同時她的老公的弟弟,也就是她的小叔也因為婆婆的意思,與他們同住,

她對此感到很困擾,但又不知該如何表達,因為不想當壞人,

可是她覺得回到家原本就應該是要有一個可以完全放鬆的空間,

可小叔的存在,對她而言,就是難以放鬆,

畢竟每個人的生活習慣不同,家裡有個外人在,感覺就很拘束,

她與老公溝通過這個問題,但她老公覺得還好,

總勸她說『這總是自已的弟弟,別在意這麼多嘛!』

她聽了只是有點不舒服,那對你而言是自已的弟弟,

但對我而言……不是啊!何況他已經是出社會有工作能力的人了,

為什麼食衣住行都要賴在他們家?
婆婆也跟她們家的人說,你小叔他年紀比較小,

凡事多讓著他一點就沒事了,而她婆婆的掌控意識很強,

總是不希望家人散掉,不淮小叔搬出去,也不許他們夫妻倆搬出去,

但偏偏生活彼此習慣就是會互相打擾,只是感覺好像家裡的人都沒辦法體會她的困擾,

長期在家裡無法放鬆,這讓她情緒、睡眠都受到影響,

甚至醫生也曾經判定她是重度憂鬱症,還好她自已雖然不開心,

但至少不曾想過輕生的念頭,對生活、對工作還是可以像正常人一般的應付,

只是她自已知道,好像有些什麼……需要面對與處理,

但要處理什麼?面對什麼?她自己不是這麼確定。
聽到這裡,我很直覺得問她小時候的狀況,

她說以前有個弟弟,跟弟弟相處的還不錯,

但她弟弟很年輕的時候就到大陸去工作,

後來在大陸發生意外,就往生了,

說到這裡……她開始難過了起來,
她跟爸爸相處的很好,爸爸一直很疼她,

但爸爸有陣子帕金森式症,媽媽一直用她自已的執見,

私自給爸爸亂減藥、改藥,甚至也不讓她去關心與干涉,

後來爸爸愈來愈嚴重,就離開人世了,

對於這點,她一直不是很諒解,

但媽媽現在狀況也不是很好,在安養院時好時壞,

她既要上班,又要照顧家庭、再家上媽媽最近比較多狀況,

讓她感覺蠟燭多頭燒,每次在外累了一天 ,看到小叔在家裡,

讓她無法享受好不容易回到家裡的放鬆,

就讓她感覺更焦慮,但對自已要求很高的她,

還是很努力不想讓自已當壞人,諸多不滿卻讓她很無力。
聽到這裡,我大概知道問題了,就是生命課題的複製與重覆啊!

我問她:『妳會不會覺得,妳婆婆跟妳媽媽在掌控慾的方面,很像?』

她點頭:『對呀!她們真的很多方面很像,尤其是掌控慾』

又問她:『嗯嗯,妳在職場常會遇到像媽媽與婆婆一般,掌控慾很強的上司,對嗎?』

她頭點的更大力了:『對!妳怎麼知道?通常遇到這樣的上司,我會跟她槓起來!』

又再問她:『嗯,可以理解,那以前妳跟媽媽意見不合的時候呢?』

她回答我:『有時候會吵,但大部份就是不理她,不然就是出去啊!』

我問她:『妳弟弟很年輕的時候就去打陸工作,其中一個原因也是因為逃避媽媽,對嗎?』

她回答:『對,是逃避媽媽,這點她很清楚』

我再問她:『那妳婆婆呢?在唸妳的時候,妳怎麼做?』

她說:『就不理她,敷衍她,後來婆婆就不太來煩她了,都是找她老公說』
聽到這裡,突然想到在這兩期上催眠課的時候,還蠻多類似的狀況,

於是問她:『妳不覺得這些狀況,很類似嗎?正是因為妳沒有學會跟妳媽媽相處,

所以妳會一直遇到類似妳媽媽的人,來提醒妳並且讓妳學會這個課題,

而且生命課題在還沒學會以前是會一直不斷複製與反複製,不斷重覆的!』
她點點頭,十分認同:『對耶!經妳這麼一說,真的是問題一直重覆,我老公也曾經跟我這樣說過』

也跟她說:『妳知道嗎?愈不想當壞人,就愈容易變成壞人,愈想萬事周全,就愈難以周全!』
她有些不解的疑惑表情看著我。
我跟她說:『妳不想傷害小叔,不想傷害婆婆,不想讓妳老公難做人,

但自已被搞的很不開心,相信妳帶給他的臉色,還有你婆婆的表情,

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對吧?因為不習慣,卻勉強自已相處在一個屋簷下,

妳痛苦,相信他們也會感受的到,他們並不會因為你想當好人而快樂呀!』
她表情慢慢的從疑惑轉變成有些領悟的感覺,但接著又問:

『可是不知道該怎麼做,只想過她們夫妻自已搬出去住!』
我又問她:『可是你們搬出去住,妳婆婆會同意嗎?妳有沒有試著跟小叔或是婆婆溝通過呢?』

她只回答:『是沒有直接溝通過,可是他們應該知道吧!』

我再問她:『你覺得,他們”應該”知道什麼呢?他們是妳的蛔蟲嗎?』

她又回她:『可是我怕直接跟他們說,會吵起來,會搞的大家都很難看!』

我問她:『那現在呢?大家見面臉色有很好看嗎?』

她沈默了, 開始思索些什麼
我也跟她說:『通常掌控慾很強的媽媽,大約會教出兩種小孩,一種就是表面很聽話,

聽話到沒有自已,沒有想法主見、不想為自已生命負責的小孩,

而另外一種,就是主觀意識很強,要她往東,她就偏要往西的小孩!』

她點點頭: 『對,我就是那種主觀意識很強,偏要往西走的那種』

我淡淡的笑一笑:『嗯,所以要支配妳還是很容易呀!如果要妳往西走,我就叫妳很東走就好啦!』
她也笑了,我又問她:『那妳小叔呢?他是哪一種?』
她點點頭,『對!她就真的很聽媽媽的話,而且明明自已有買房子了,

卻把自已的房子拿去租人、轉投資……就是硬要住她們家,

但因為她們現在住的房子是婆家的祖產,在大伯名下,所以沒有權利說不讓他住。』
嗯,那要針對這些問題來催眠嗎?童年?

她點點頭,後來我們就開始進行童年回溯,

在回溯中,她先到小時候住的房子,那時候的她3歲,

但房子都沒人,不論怎麼引導,就是無法在房子裡找到些線索,

就請她走出這個房子,她不論去哪,庭院、戶外、都沒有人,

後來到來到兩座山之間的山壁,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影,

幫她做了視覺深化以後,她看到那是她爸爸,

情緒開始激動,我請她跟爸爸說說話

她說不知道該怎麼說,她父親微笑的看著她,

畫面跑到其它地方去,也看到一些與她沒什麼關係的陌生人,

後來引導她身邊出現智者,那是她的潛意識,

她也不知該怎麼跟她溝通,在過程中,一直處在撞牆的狀態,

整個過程,都是沒有人的狀態,或者是她不知道怎麼說話的狀態,

我就先把她帶回來了。
回來後,她問我說:『怎麼覺得,整個過程好像不是被催眠,只是一直自己在想像?』

我問她:『那為什麼你不去想其它地方?要去想妳小時候的那一個家裡?

而且還知道是3歲的時候?為什麼不是8歲?不是10歲?就算是想像,

這個想像對你而言也是有某些程度上的意義呀!』

她有些明白的點點頭。
也問她,生活上一般人應該也很難走進妳的心裡吧?

我想那些場景,也許不是沒有人,而是妳不覺得她們存在,

所以看不到,感覺不到有人,即便是在人群中,妳也常感覺到孤單,對嗎?

她點點頭:『真的,是這樣』

又問她:『應該也是常遇到不知該怎麼溝通的狀態吧?即便是你關心的人,妳也不知該如何表達吧?』

她回答:『對!因為怕說錯話會傷害到別人』
心血來潮,問她出生年月日,幫她算生命靈數,也算她老公還有她媽媽的生命靈數,

這一算,不得了,問題全浮現在她的數字命盤上了!

她的數字盤很有趣,1969/10/11,有4個1,2個9,生命課題是28/1/1
我問她,你常常從小就常常喉嚨痛,對嗎?

她再次張大眼精問我:『妳怎麼知道?真的是這樣,每次感冒都從喉嚨開始』
我回答她:『妳先天有4個1,有很多很多很多的想法,但是偏偏你沒有3,不知如何把想法溝通表達,

而且先天上沒有2,但偏偏2與8的課題會一直來挑戰妳,直到你學會2與8的課題,你的1才能圓滿』
2是合作,依賴,8是金錢、組織能力,這些是妳先天沒有,但卻一直來挑戰妳的生命課題,

她點點頭,從小她媽媽開口閉口都是錢,從小就跟她們說錢有多重要……,

弟弟很年輕去大陸也是因為想賺大錢,才會在那邊發生不幸,

她們一直容忍小叔,也是因為覺得自已買房子要很多錢……,
後來又幫她看老公的數字盤,她老公有3個1,也是2個9,課題是33/6,

其它先天盤有2、4、6,都各有一個圈,

看起來,老公也是很有想法的人,只是遇到一個比她更有想法的老婆,

只是她老公後天會學習到溝通,而她比較缺少這個部份,

但她老公很容易錯把別人的問題,扛在自已身上,

就像老公覺得照顧弟弟是自已的責任一般。
聊到這裡,她大概明白自已的問題了,也知道該往哪個方向去思索,

這次的催眠,就暫時告一個段落了,呼~

這次真正在催眠當中的過程,其實不長,但還是有幫個案瞭解到她自身的問題與狀況,

主要放比較多的成份,還是在溝通與觀念的釐清吧!感覺還沒幫她催眠,

光是前面的溝通,問題就已經浮現出來了!

很有趣的個案經驗,嚐試用不同的方式也是可以幫助到個案本身!

想請問老師及同學們,如果是你,有什麼不同的建議可以給這位個案呢?

或是有什麼不同的想法嗎?歡迎大家討論賜教囉!

Leave A Response

* Denotes Required 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