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情深

這個個案,其實應該是無心插柳,撿到的催眠個案經驗,

她是我的瑜珈學生小玉,跟我上個別瑜珈課已經兩年多了,

過去,曾經因為她對催眠好奇,幫她做過元辰宮的引導,

大約知道,她的內在視覺感官很敏銳,不難引導。

對催眠與被催眠的基本概念,在之前或多或少就跟她聊過。

某日下午,原本也是要教她個別瑜珈,

但這天她感覺怪怪的,一開始就整個臉潮紅,

整個人感覺很浮燥,跟平常感覺不太一樣,

做完了拜日式,她說呼吸不順,想靜坐一下,

於是就讓她先靜坐,並做了些靜坐很簡易的放鬆引導,

誰知,她就這麼的哭了起來,滿腹委屈的樣子,

看到除了心疼,大概心裡也有數,今天大概會需要運用催眠技術了吧!

哭著哭著,她就細細的把最近的心事與困擾一一道來,

原來,她與姊姊都一樣是處於空巢期的階段,

倆姊妹都是喪偶獨居,子女都長大各自努力前程,

但不同的是,小玉她一直都有廣泛的興趣,

她學國標、學瑜珈、到苗栗買地種咖啡,

到處開車去玩,很懂得讓自己生活充實,

這空巢期喪偶的過程,在她身上沒有太多困擾,

但小玉的姊姊則是完全把自己關在家裡,

足不出戶也完全沒有任何興趣,

唯一的情緒出口,就是到處打電話找人傾吐苦水,

久而久之,朋友一個個遠離,只剩下親妹妹與親哥哥,

大哥剛開始還很有心的想幫助這走不出空巢痛的妹妹,

後來,發現每次想幫,自己的情緒都會被拖下去,

搞的自己也心情很糟,連帶影響心情、工作、甚至整個生活,

想帶她去看醫生,她始終堅稱自己沒事,

其實是誰誰誰……全天下的人都對不起她,

不肯面對自己有狀況的事實,後來大哥也漸漸的疏遠這妹妹,

但小玉覺得,父母配偶都不在了,這手足之情格外珍貴,

常常想盡辦法的要把姊姊帶出戶外走走,想帶她去參加活動、課程……,

好多好多次,結果都讓小玉好失望沮喪,

而這天,大概是因緣巧合,在我的瑜珈課當中,

止不住的情緒一股惱兒的湧上小玉心頭,

她說昨天,她約姊姊去苗栗走走,姊姊居然拒絕她,

而且還說了一些重話,讓她感覺很受傷,

看著小玉一邊流淚,一邊還維持閉眠靜心的姿勢,

就順勢引導她,體會她姊姊的感覺。

在幾個呼吸放鬆之後,

數到5,妳會變成妳姊姊,

我:好,現在妳已經變成姊姊,請問姊姊,該如個稱呼妳?

小玉:嗯,小蘭

我:好的,小蘭,是否可以請問妳,為什麼會拒絕小玉的邀約呢?

小蘭:……………………因為………………………因為…………

我不想讓人看見我,而且我不知道我還能做什麼…………我怕………

我:好的,小蘭,妳不用害怕,在這裡沒有人會傷害你,對嗎?

小蘭:我知道,我知道妹妹她不會傷害我,但是………

我不知道我還能做什麼,不知道去苗栗有什麼意義,

我也不想掃她的興,有我在就只會讓人掃興而已,我不想…………

我:小玉,妳覺得呢?有小蘭在真的會掃妳的興嗎?

小玉:不會的,怎麼可能,我這麼珍惜這個姊姊!

我只希望她可以過的更好,我們姊妹要一起到老。

小蘭:(流著淚,久久無法言語)………………給我………………時間………………

我:小玉,你有話要跟姊姊說嗎?

小玉:………明白了,姊姊,我會繼續關心妳,但也給彼此時間,加油!

我:很好,深呼吸,讓自己寬2秒,現在感覺如何?

小玉:嗯,平靜多了

我:好,記得這樣平靜的感覺,在這次催眠中,妳感受到什麼呢?

小玉:嗯,感受到姊姊的孤獨無助,但我也學會尊重,給她時間

我:很好,數到5,你會慢慢的回到現在1…2…3…4…5………

回到當下的小玉,看起來氣色正常多了,

腦子剛好出現一個小故事,就順便跟她說了一個寓言,

一隻小狗與小豬她們是很要好的朋友,某天她們相約一起去森林裡玩,

突然,一不小心,小狗掉進一個洞裡面,跳不出來,

小豬很緊張,想救他的朋友狗狗,但不知所措,

小狗跟他說,小豬啊!你快去找根繩子,把它丟下來,我就可以上去了!

小豬很快的就找來一條繩子,然後整條丟下去,

向洞裡大喊:『狗狗,快上來吧我把繩子丟下去了!』

小狗看到整條繩子都在洞裡,哭笑不得,

向洞口的小豬說:『小豬啊!你整條繩子丟下來,我要怎麼上去啦!』

小豬不解的說:『不然,該怎麼辦?』

小狗回答:『你再去找一條繩子,咬住一端,然後丟下來,我就能爬上去了!』

小豬點點頭:『哦!原來如此,你早說嘛!』

於是小豬很快的,又找來另一條繩子,

他咬住一端然後整隻豬連同繩子一起跟下洞裡,

很開心的跟小狗說:『好了!我下來了,然後咧?』

故事說到這兒,小玉已經破啼為笑,

我跟小玉說,我們時常想幫助人,救人出苦海,

善良,本來沒什麼不好,但是如果方法不對,智慧不夠,

很容易就不小心跟著一起跳下洞裡,人沒救到,自已反而跟著深陷,

她眼睛突然一亮:『對呀!是這樣沒錯!』

再跟她說之前曾經玩過的一個心裡遊戲,這遊戲名為『一句禪』

一群總共三十幾個人,在場裡任意走動,

凡遇到同學,都可以問:『你相信我傌?』

回答有『我相信你』、『我不確定』、『我不想回答』、『我不相信你』、『不說話掉頭就走』

這五種方式,遊戲規則就是回答的人必需至少有三分之一是『我不相信你』與『不說話掉頭就走』

然而,雖然腦袋明白一切都只是遊戲,可很多人的心,卻不同意,

玩著玩著,有人不開心,有人小生氣,有人到下課還有問同學為什麼你不相信我?

為什麼呢?明明是遊戲啊!因為我們的心,太習慣本能性的去抓一些不需要的東西,

即使是浮雲,下過一場雨就沒事了,卻想努力抓住、追逐、或是趨趕,

小玉狂點頭:『對,我就是太在乎了,把她一時情緒性的東西抓太深』

說著聊著,小玉的眼神慢慢亮了

小玉問我:『那該怎麼辦?從此不管她了?我辦不到,她是姊姊啊!』

我:其實憂鬱不可怕,可怕的是旁邊的人都把她看的太可怕!

通常一般如果對這方面較沒經驗的,對有兩種應對方式,

一種,就是還沒有帶她脫離憂鬱,自己卻深陷其中

另一種,就是築起一道高牆與護城河,把她們隔離遠遠的,

深怕自己被負面能量干擾,離她們遠遠遠遠的。

然而這兩種都沒有辦法真正幫助到她們本身,

我們常說因緣因緣,對於因緣有兩種方式,

一種就是順其自然,時候到了自然水到渠成,

另一種是創造因緣,在過程中努力,但對結果隨緣,

也就是說,妳不要跳下去救人,但你可以丟游泳圈,

丟一個不夠,丟十個、丟百個,總有天她會感受到你的誠意,

你可以繼續試著不同的方式引導她、提醒她,

創造不同的機緣,讓她走出來,但不要對結果抱太大期望,

也不要被她的情緒言語打亂自己的心,

這很難,我知道,但你可以試著去努力,也許這也是你的功課之一。

就像毛毛蟲,必然會有個作繭自縛的過程,

也會有在繭裡困頓掙札的時期,最後才能破繭而出,

或許姊姊小蘭,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在繭裡,

當她破繭而出之後,才會明白自己曾經困在繭裡,

對於這樣的狀況,有些事情妳必需讓她自已去面對,

否則如果你拿剪刀,幫一個未成熟的繭,把它剪開,

牠能飛翔展翅嗎?

小玉搖搖頭:『應該沒辦法,幫倒忙』

我再問:如果換個方式分享自己如何從繭裡走出來,

會不會讓她比較容易找到破繭的方法呢?

小玉:『嗯嗯,如果是這樣該該比較好』

所以,要幫助別人,最重要的是要先提昇自己。

靈機一動,這樣吧!幫你占卜,但我沒帶塔羅牌,

不過沒關係,我不需要住何牌也能占卜,

在這房子 裡,所有你能看到的東西,選一個代表你,一個代表妳姊姊,

她一臉疑惑心驚訝:『啥?不需要塔羅的塔羅占卜?』

我點點頭。

她選了餐廳的天花板一個很漂亮,又五彩縯紛的吊燈做為她自己,

而選了一個客廳裡沈重的長方型桌子做為她姊姊,桌上放了些東西是她姊姊的家人,

這吊燈與桌子之間的距離還蠻遠的,中間還隔了一個很大的黑色沙發,

這沙發上,還放了不少雜物,我看了看,於是會心的輕輕笑了。

我:『你姊姊大概覺得,妳總是高高在上的姿態吧!』

小玉嚇了一跳:『真的嗎?』

我:『你看啊!你是吊燈,卻想把大桌子帶著到處跑,可能嗎?』

小玉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這桌子上的東西代表她的家人,表示雖然她的家人不在身邊,

可是在她心上卻始終掛念著,何況你們一個在餐廳、一個在客廳,

雖然同在一室,卻很遙遠啊!何況中間還隔著大沙發,沙發上還這麼多東西,

小玉有些不解:『這沙發是指……?』

我:『她心裡的掛礙啊!在掛礙中還附帶這麼多的雜物雜念,她要如何跟著妳飛?』

小玉又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我:『以這桌子的同度來看燈,會覺得這燈光彩炫麗,多彩多姿,但不覺得自己有能力辦到啊!』

小玉恍然明白:『哦~我懂了!』

我:『但桌子有桌子的做用,吊燈也有吊燈的功能啊!每個人本來就有不同的生命課題』

聊到這裡,她開朗的笑了,與剛開始那個憂悶的表情完全不同,

我:開心開心,你心開了嗎?

小玉:開了開了!心開了!

後來又聊了些其它,愉快的結束這次催眠瑜珈課,哈!

Leave A Response

* Denotes Required 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