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觸催眠的機緣

記得五、六年前吧!
有位認識十幾年的麻吉姐妹,
喵喵,突然跟我說她要去學催眠,

在她學催眠的過程中,
跟我分享了很多很多關於催眠的點點滴滴,

從一開始,她跟我說她有個前世是女媧娘娘,
她們班還有人是諸葛孔明、
甚至也有人是風、是鐘擺、
是孫悟空、是外星人……
在那時候我只覺得這是什麼怪力亂神呀?

那時候我對催眠的印象也僅止於
電視上那個做秀的誇張玩意兒,
那個數到3就能把人控制住,
讓人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鬼東西……。

但慢慢的,看到喵隨著一次又一次的練習,
一次又一次的回訓,

還有她每次總是很興奮的跟我分享她在催眠裡
學到的觀點與技巧,

在她的身上,我看到了很大很大的轉變,
看到她走出憂鬱,對很多事情的觀點,

對生活的態度,
對於很多生活上大大小小的習慣,
完全脫胎換骨般的變了一個全新的人。

從那時候開始,我才開始對催眠感到好奇,
也在心裡埋下一個對催眠感到好奇的種子,

我知道自己對任何事,其實都是開放一半的,
我對任何事只要不是自己有親身印證過的,

對還沒有深入暸解過的東西,
我通常都會相信一半,
另一半我會去尋找很多的資料,

或者親身去體會去驗證,
然後再來決定這件事,
我要相不要相信或是要不要學習,

我開始去圖書館還有書店翻閱很多關於催眠、
心裡學、榮格、佛洛依德……相關的書籍資料,

也涉獵很多以前不曾探索的書籍類別,
慢慢的才開始暸解到,
原來電視上的催眠都只是為了舞台效果,

原來催眠的定義那麼樣的廣泛,
原來它原本就無所不在的存在我們的生活中,
只是我們不自知,

生命的存在原來有那麼多的形式,
人類所謂的科學,原來只是宇宙中一粒沙,
在科學以外的東西,
甚至在人類能理解的範圍以外的東西,
還有那麼樣的浩瀚,
但人類卻總以為自己無所不能。

但這顆催眠的種子薀釀了很久很久,
因為後來我全心全力投入瑜珈的學習,
這顆催眠的種子也只在業餘工作的時間裡,
藉由自修讓它慢慢發芽,

直到2014年七月,在一個很幸運的機緣下,
我才正式踏入催眠的學習,

廖云釩老師也是之前我那位麻吉朋友
喵喵的催眠老師,在老師的課堂裡我學到很多。

催眠,是一種潛意識的溝通引導技巧,
催眠也不等於睡眠,

大部份在進行催眠溝通的時候,
個案本身都是意識清醒的,

就像在靜坐一般,對外界的聲音都聽的到,
只是不予理會而已,

藉由催眠引導,讓個案透過自己的內在感官,
去探索很多原本就存在我們自己內在的答案,

依心理學大師榮格的理論,
我們的平常能感覺及控制的表意識,

其實只是冰山的最上層一個小角落而已,

還有更多的部份,包括潛意識、集體意識……等,

是存在我們平常沒有看到的水面底下,
需要透過一些技巧才能探索的到,

而這些,也正是在催眠時最能夠引導探索的區域。

廖老師的觀點很犀利,
常常一針見血的讓學生或個案
直接看見自己的問題核心,

在課堂中,我們學習到的不止是催眠技巧本身,
最重要的,還有對很多事情的觀點,

還有釐清問題的問語技巧,
以及很多做個案時可能會遇到的疑難雜症,

這些點點滴滴,其實都是環環相扣,
而不是只會很多的回溯,
卻不知如何幫助個案本身。

我會繼續透過學習與分享,
往這個有趣的地方前進,催眠,真的很好玩!

Leave A Response

* Denotes Required Field